到了这个人的家,你的时间都会静止

古人云:垒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种蕉可以邀雨;筑台可以邀月。此何等情怀!今杭州见芥主人,筑一妙地安身、栖身,时光与他已经停滞。

『居山水间者为上,村居次之,郊居又次之』。身居山斋,所得到的不光是『渴吻消尽,烦顿开除』的清心之法,更有一种『似多幽趣,更入深情』的生息之道。『草色花香,游人赏其真趣;桃开梅谢,达士悟其无常』,正解此义。

杭州见芥的营造处处可窥圣人气象:青山不改,以永恒之态,对比观照出人世的微渺;繁花易逝,以瞬息之美,映衬投射了岁月的无常。

回望重门,古穆沉静。浮隐于幽暗的环境中,如龙在野,如映在天。寻味古器雅韵,莫不如此。品游世间,心随境转,思由情牵,尘心可以障目,浊思可以蒙神,目之不清,神之不畅,气象何求?非胸中夙有烟霞者,不能畅骨董之绝韵也。

王维山居诗《秋夜独坐》中曰:『雨中山果落,灯下草虫鸣』,简单直白的景物描写,看似无我之境,却把万物生灭的状态一笔勾勒,悠悠人生,一景看透。木为岸,沙为河,东去一鸿江水,隐隐有水仙乘鲤归去。

木有石,刚与柔,静心欣赏,所见的不光是那清幽秀美的山光水色,更为深切的是,在『道法自然』之下,所引发的生命感怀。

『木者,有老树根枝,蟠曲万状,长止五六七寸,宛若行龙,鳞角爪牙悉备,摩弄如玉,诚天然笔格』。读书苦闷之余,欣赏案头纹理,可令心飘意远。

以沙为海,静处可听涛声。

茶室门口的石板,上留一隙,通往沙地,积跬步以至千里,积小流以成江海。

漏窗疏影,万物隐与方寸。

古木蟠幽涧,层峦叠翠台。水归苍玉峡,风引绿荷杯。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烦尘千堆,漫随流水,不羁不挂,浮生何为。

(本文来自:菖蒲寿石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