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最早倡议人:王梓坤教授(图)(2)

那天是1984年12月9日,王梓坤校长一早起来,“突然”有了给教师设立节日的念头,他习惯性地在5点钟就来到办公室准备工作,想把这个想法告诉谁,但还没人上班。早上8点,他第二次来到办公室,就直接把电话打到自己认识的一位《北京晚报》的记者那里,并告诉对方这个想法,得到这位记者的赞同。第二天,《北京晚报》刊出了题为“王梓坤校长建议开展尊师重教月活动”的一条200多字的简讯,简讯中写到:“……我们建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尊师重教月的活动,该月的一日即定为全国教师节。王校长认为,尊师重教月可定在每年寒暑假前的二三月或八九月份。……”于是,这条短短的简讯就成为倡议设立教师节的最早文字记载。

大约一周后的12月15日,王梓坤校长为了进一步推动此倡议,召开了一个座谈会,邀请了北师大著名教授钟敬文、启功、陶大镛、朱贤智、黄济、赵擎寰等人参加讨论,这个倡议得到教授们的一致同意,并联名向社会提出。第二天,《北京日报》登出了关于这一倡议的简讯,但这条简讯编加了一个醒目的标题——“北师大校长王梓坤倡议每年九月为尊师重教月建议九月的一天为全国教师节”。这是设立教师节的倡议第二次出现在媒体上。

王梓坤教授在两次公开发出倡议后,认为已经做了一名教师、一个校长的最大努力,于是又埋头到繁杂的学校事务中。但是,相隔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在1985年1月21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通过了决议,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教师节”。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宣布设立教师节,……第一个反应是非常非常高兴,并立即开始着手准备第一个教师节的庆祝工作。……学生们在庆祝大会上打出了‘教师万岁!’的横幅,让我感动万分……”

王梓坤教授并没有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他认为,人大这么快就出台决议,说明当时的社会舆论对教师是关心的,关心教育、关心改善教师地位待遇的大有人在,也许中央早有这个意向,还没有公布,他的倡议只是与之巧合罢了。他说:“我个人的力量是非常有限的,两次发出倡议后,我的精力也主要扑到校务上,没有再多做什么。而和我同时发出倡议的许多老师,像黄济教授就是政协代表,还有其他关心教师的人们,他们有更多机会提到此事,促成此事。”

王梓坤教授很高兴有了教师自己的节日,而不管是不是他的倡议起了作用。他获知人大决议时的第一个反应是“非常非常高兴”,并立即投入准备工作,迎接第一个教师节。当年为此忙了些什么,王梓坤教授已经记不清了,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在全校师生庆祝大会上,学生们打出了一条横幅,上书“教师万岁”四个大字。多年以后,王梓坤教授回忆起这一幕,依然很动情:“我感动万分,也非常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