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的孩子》十艺节“追梦”文华奖

《想飞的孩子》剧照。王京雪 报道

“我希望我们家的柿子树,夏天结冰棍,冬天结包子……”10月11日至14日,作为十艺节参评剧目,北京儿艺大型现实主义儿童剧《想飞的孩子》将在日照市国际会展中心连续演出四场,向山东观众讲述一个北京山村孩子追逐梦想的故事。

9月26日,《想飞的孩子》主创人员在济南与媒体见面。导演王炳燃表示,该剧刚刚在北京举行了百场演出纪念活动,航天英雄杨利伟应邀和孩子们一同观赏了这部讲述梦想的作品,并和孩子们分享了中国航天人的梦想。“我们将在十艺节上全力冲击‘文华奖’。”

“十年一剑”尝试现实题材

《想飞的孩子》以“神舟九号”发射升空的重大事件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叫强子的男孩执着地追逐飞翔梦想,从而“点燃”沉寂的村庄村民心中梦想的故事。创作者试图用真实的情感、生动的人物、好看的故事去打动小观众,用这部作品呵护每一颗怀有梦想的心灵。

该剧是北京儿艺近十年来的首部现实主义儿童剧,鼓励孩子去追逐梦想,并让孩子的梦想照亮成人世界。王炳燃表示,“北京儿艺之前的剧目都是童话、神话剧,《想飞的孩子》是首次涉足现实题材儿童剧,而且还是个农村戏,有一定难度,尤其是演员方面。”

据王炳燃介绍,该剧堪称是“十年磨一剑”,创意要追溯到2004年,是从吴玉中的原创小说中获得灵感,想要创作一部以“想飞”为题材的儿童剧。“之后这些年,剧本历经3次颠覆性的大改,又不断打磨,终于完成了这部关注当下农村儿童成长的作品。”

据了解,该剧曾经在北京市区及远郊区县进行了多轮巡演,还作为2013年北京市东城区“百场戏剧进基层”活动的重点剧目进行演出。今年7月,该剧首次出京赴南京商演,在南京的小观众与家长中同样产生了强烈共鸣。

著名剧作家,中央戏剧学院教授黄维若表示,《想飞的孩子》有着非常好的文学色彩和舞台呈现,“它突破了儿童剧所形成的童话加游戏模式,创作者们用一种浪漫主义风俗喜剧的体裁,来表达儿童现实主义内容,为现实生活和儿童心灵世界诉求之间搭起了一架桥梁。”

“向生活讨教”不能丢

在剧目创作过程中,《想飞的孩子》主创团队曾经3次来到剧中大鹏关原型所在地北京市昌平区长峪城村,居住在村民家中,深入实地体验生活。“当地生活条件较为艰苦,连基本的洗漱条件都不具备,主创人员克服了重重困难,孜孜以求地进行艺术创作。”

“向生活讨教这堂课不能丢,生活永远是艺术的老师。”王炳燃说,“我们通过采风收获了基本的舞美创意、人物形象和戏剧逻辑。同时,对演员的表演从外在形象到内在心理均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使舞台表演更加鲜活、生动。”

据了解,舞美设计师从900年前的古长城和村里的石墙、高音喇叭中获取了创意元素,传达出古老与现代文明交杂的感觉;在村里,饰演村长的演员同村长交流,捕捉他的口头语,演村妇的演员同村中各种性格的妇女聊家常,对角色的塑造有了整体的把握。

北京儿艺总经理刘方平说,在表演上,演员塑造的人物形象更加鲜活、更有质感、更富有魅力;制作上,剧中的音乐、视频、服装、道具均重新设计改良,更趋精致、唯美。“这次来山东演出,我们还专门投入重金自主设计制作了转台。”

“儿童的梦想很可贵”

对于该剧,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童道明表示,这部作品一个很难得的突破,“剧中的成人角色不再只是陪衬,他们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自己的痛苦。儿童的梦想很可贵,大人们应该去爱护,这不是在给孩子们讲大道理,而是应该让所有人思考的问题。”

王炳燃表示,该剧从传统的用成人观念、标准来“修理”孩子的说教,转变到鼓励孩子去追逐梦想,实现了从神话、童话等题材加游戏的格局到现实主义手法的转变。“舞台上的人物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展现了儿童的感情和逻辑。”

9月14日,杨利伟应邀和孩子们一同观赏了《想飞的孩子》第100场演出。杨利伟表示,“我小时候就对天空充满了向往,后来长大成为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当需要我们飞得更高,飞向太空的时候,每个人都渴望完成这个神圣的使命。虽然要面对危险,但总是要有拥有飞天梦想的人,来完成这项使命,这就像这部剧的主题‘想飞的孩子’。”

杨利伟说,这部剧通过一个山村孩子的飞翔梦,讲述了从个人的梦想,到集体的梦想,再到国家的梦想的实现过程。“这部剧不单单是激发了孩子们对梦想的追求,同时也是对我们航天从业者和所有心怀梦想的人的一种激励。我想对孩子们说:心怀梦想就能飞翔!”